☆主刀剑乱舞/一期一振※乙女向
副剑灵/原创/企划

☆转载本站图文请先和管理员说明^^
新浪日常:
http://weibo.com/lilymnight

饭否常驻:
http://fanfou.com/lilynight

P站存车:
id=1208305
https://pixiv.me/llilynight
(lft车的档基本就在这里备份了,lft被屏蔽之后随机补吧……。)

推上拔草:
https://twitter.com/lilylight2015

pawoo放置:
https://pawoo.net/@llilynight

免得像ask一样又死了姑且留个链接
https://peing.net/lilynight
提问自由,回答时机也是……free!

© 此木语
Powered by LOFTER

我说了就当我画了系列①

 

可能有r要素但是背后应该不用注意什么但我还是说一下比较保险,没有什么正面描述。

至于理由有两个

1、虽然起因是想玩素股play的,而且整个剧情其实是为了这个play而服务铺垫,正当化。但是我发觉打文字的时候还是前因和后果来的有趣,反正啪的事儿大家都知道目前主要靠脑补叭!

2、以及我的语文真的很差有语病或者看不懂的请跟我说……OTL我经常被人说思维很跳跃。

最后脑洞真的太多了这是我今年九月份和阿喵讨论的思路,像这么多的梗和陈年老梗放在电脑里光讨论截图文件就有23个【……】

还不包括藏在和朋友讨论聊天里面的剧情没有整理出来,为了让自己轻松一点可能以后都会有这么几个形式出现,虽然说是我说了就当我画了,但是放出来的一些有几个画面是我很感兴趣的所以最终还是会画的

打文字的时候觉得文字和画面两种表达各有不同的味道表现,可能以后会有图和漫画都会出现的这样的形式,可以当互相补充完善看!

以上是预警,OK的话继续↓

----------------------------------------------------------------------------

“呼~”刚和近侍一起完成今天需要批阅文件的审神者伸了一下懒腰,眯着眼看着正在收拾文件的近侍。

看着文件被整理的差不多的时候,突然侧过身把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的对方压在了自己的身下,跨坐在他的身上,把领带慢慢的从胸前衣领处抽了出来,同时嘴边发出“喵喵喵~喵——♪”的小碎音,一期知道自己的主殿在心情愉悦时就很喜欢发出来这种意义不明的声音,再准确点是想要向他撒娇的信号。

所以当伴随着小碎音的节奏,自己胸前的衣服扣被一颗颗解开的时候,一期也随着审神者玩闹,两只手随意的放在身侧没有做出任何举动。


当胸前的扣子都被解开之后,审神者并没有停手,缓缓地将手慢慢的从腹部开始,隔着衬衣慢慢的朝着自己的胸口前移动,并且反复停留在胸前的某一处。

啊啊,看来主殿今天兴致很高——任凭审神者在自己身上玩弄的一期这么想着。虽然面对调情之事已经不是一两次了,尤其是自己的审神者平时就喜欢出其不意的来“欺负”一下自己,但仍然止不住自己的面颊变红,呼吸也慢慢地变得急促起来,但是还好目前为止这一切都在可控的范围内——


差不多可以了?”趁着自己能消化掉这团火,被压在身下的一期缓缓说道“再不去把文件交给狐之助,它就要过来了,还是说——”想到自己的身上人经常喜欢带有一点“刺激”的玩法,便以为大概是又想重温之前玩过好几次的“办公室play”了吧。

然而这段话还未说完,一期还能得以保持冷静的思绪被一句话给搅乱——“no pants哟——”审神者把上半身压了下来,笑眯眯地和一期的视线对上,身后的尾巴从刚才开始就一直慢慢的摇晃不停,


“我是说,我现在,是这样。”

“?!”


一期突然的紧张从而导致全身紧绷的反应取悦到了审神者,审神者于是继续保持着一边一只手在对方胸前画圈一边哼着声,似笑非笑的看着对方接下来的反应。

那个声称自己“no pants”的家伙好像一点也不在意,双脚仍然开的很大以便于自己能好好的跨坐在身下人身上,不让对方乱动——虽然如果对方真的想要反制是轻而易举便可以做到。

然而被压在胯下的近侍此刻大脑已经接近于死机状态,他没办法从自己主殿的脸上分辨出刚才那句话是玩笑话还是真的如此


——真……真的吗?不不不应该不会吧?——比当事人更在意真相如何的一期已经是肉眼可见的陷入了混乱中。

而这样的表情更加让审神者感到了愉悦。


“噗嗤、”审神者忍不住笑出了声,缓慢的撑起上半身,将自己的长裙慢慢的从腿脚边卷了上来“锵锵锵——是有好好的穿着的哦——,呐呐呐一期刚刚想歪了吧一定想歪了吧对吧对吧”审神者露出小孩恶作剧得逞一样的表情,身后的尾巴更是摇晃的不停。


又被戏弄了呢,一期这么想着,然而接下来该是他的反击了。

被压在胯下的一期不等婶婶反应,就直接用那双戴着白手套的手从审神者露出来的膝盖一路摸到胯部,接着露出了标准的皇家式的笑容说道"您看,您又在开玩笑了"。

这下换到审神者脑袋一炸,一般这种招牌式的笑容私底下只在她面前露出来只有两种可能,一、他生气了,二、他要使坏,按照目前的情况估计是两种情况都有了。心中暗喊不妙,便想抽腿转身跑走。


然而明显忘记自己已经被对方的双手牢牢给抓住,按在了对方身上,主动权早已不在她自己这边了。

“不过,不喜欢这个玩笑呢”一期缓缓地说道,“既然您都说了no pants那就让它成真吧?”

看着审神者炸毛的表情,大家心目中的好哥哥一期一振又不紧不慢的加上一句“上次看到素股的说法您好像很感兴趣,那就一起试试看吧。”

毕竟,说谎要受惩罚呢?这也还是您以前说过的。


“——!!!”已经不知道说什么话的审神者任由对方把自己拉下来反压在地上,她还想说些什么话心想起码在气势上不能输给对方,但发觉好像说什么对方都能熟练的堵回来。

“……唔,一期变的……一点也不可爱了。”

“呼,本来用可爱来形容刀剑也好还是男人也好就不准确呢,主殿。”


--------之后当然是素股play啦但是我不会写大概会画反正大家都知道怎么玩啦--------


“噫!?”还没有调整好气息的审神者被对方的话再一次镇住了。


“……?有问题吗”一期露出了看起来十分天真无邪的表情,当然只是看起来,实际上他本人自然明白自己刚才说出了多么不得了的话。


问题当然大了——!!审神者被这句话堵着脸变得更红。

“弄脏的手套没办法拿在手上也没办法好好藏起来呢,只是放在这里的话等下会被人知道的哦?您也不希望这样吧?”


“那也不要这样做啊!!!”审神者努力控制住自己的声响,压低声音喊到“让……让人……!!”


“嗯,让您怎么了呢?”一期还未等审神者说话,便将因为擦拭过体液的手套缓缓地沿着腿跟塞进内裤与大腿间的缝隙处,“不能掉出来呢,会被看到的哦?

“……”嘴上虽然还在低声嘟囔表示抗议的审神者,还是夹紧了腿,以防手套会滑落下来。


看到这个反应的一期忍不住笑了笑,一手拿着重新整理好的文件,一手放在审神者的肩上,好似安慰一般柔和的拍了两下,接着轻轻地把对方往自己怀里靠了,而由于过于担心藏匿在自己裙子底下的东西被人看见的审神者,也不自觉地用手捏紧这裙摆,只希望能快点走回房间,可千万别出岔子。


一期故意放慢着步伐走,以便于她不用担心因为步速太快而导致裙下的东西滑落下来,也让她终于能分散一点注意力开始思索目前为止发生的这些事。


审神者咬着下唇,在她认为起码不是属于“笨蛋”范围的小脑袋瓜里,重新把自己的小机灵又想了一遍。到底哪里开始出岔子了,为什么现在会变成好像专属于她的惩罚play计划,虽、虽然她本人并不讨厌这样子就是了。


她明白直到目前为止所有做的一切都算是两个人都愿意接受的范围内进行着,不然,如果真的讨厌的话,一期也不会特意强求于她要这么做——“等一下!我可不是M?!”原本有点气消的审神者突然想到这点,胸口又有点气闷,“以前那个会害羞的一期跑去哪了呢”。



哟!

仅仅一声就可以猜到是某个鸟太刀出场了。

而这一声也让沉浸在自己思绪里的审神者着实吓了一跳——虽然鹤丸是真的没想吓到审神者,只是单纯的打了一声招呼而已——然而多说无益,审神者之前最担心的事情发生了,手套一瞬间滑落下来。


即便立马反应过来,想亡羊补牢,起码能夹在小腿间不掉出裙子外这样的想法也来不及了,手套结结实实的,已经滑落到木板上。审神者只好微微的把腿弯下,祈祷一直觉得有点绊脚的长裙今天能拖到地上,好盖住自己裙子底下那一片地面。


“狐之助那边好像有点忙,所以就让‘看起来很闲'的我过来问问今天的日课文件怎么样了。嗯?真难得,主刚才被吓了一跳,没反击呢。”散发着"很闲"的鹤丸国永这么说道,“嗯?身体不舒服吗——


?"察觉到今天的审神者有点不对劲的鹤丸,把自己慵懒的表情收了起来,像审神者这边探过来。由于身高差的存在,鹤丸自然而然的将视线缓缓压低,准备从头到脚扫视一下——


“惨了”审神者的脑海里只剩下这个想法。


“嗯,似乎是突然胃疼,正准备先把主殿送回去”,一期迅速的上前一步,挡住了鹤丸看向审神者的视线范围,准确的说法,是挡住了鹤丸能看见掉落在地上手套的视线范围,“那么正好,麻烦请‘看起来很闲’的鹤丸殿帮忙把今日的文件转交给狐之助吧。”就好像理所当然的把文件递在了鹤丸面前。


“喂喂,我可真的不闲”鹤丸表示抗议,但仍然接过文件,但是并没有立刻转身就走,反倒是盯着一期看了一会。


“?”一期仍然发挥着自己超强的稳定力,用审神者的话来说就是“太会装”,毫不躲闪来自鹤丸的审视。


“嘛,放心交给我吧。”看不出所以然的鹤把文件往肩上一拍,转身离开,“好好休息吧,毕竟从体力上来说还是‘我们’比较好啊。”


”听完鹤丸离开前最后一句的审神者又结结实实的被吓了一次,等到鹤丸消失在转角处之后,才缓缓开口“……看到了…………?”


“没有,”相比已经彻底混乱的审神者,身边的一期显得到是格外平静,“大概是能猜到一些,不过没看出什么破绽,所以想着不管有没有都说出来吓您一下吧。”

“不过,现在的确是该立刻回去了,那么失礼了。”说完,便将地上的手套捡了起来,并把审神者横抱了起来。


“这个时候说失礼了,怎么刚才就不觉得呢”处于长时间脸红的审神者把脸自然而然的靠近自己近侍的怀里,“哼,玩够了才觉得失礼,本丸模范的刀剑男士一期一振就是这样的吗——!”多少理智回来一点的审神者,嘟着嘴用手指不停的戳着对方胸口。


“您玩的不够尽兴吗,现在时间还有很多还要继续吗?”一期又一次的露出了完美的皇家式笑容,“我不介意您的胃病发作到明天才好的。”


“——!!!”这一次被堵住话的审神者决定用实际行动来反抗对方,维护自己的地位,“那 我 也 不 介 意 你 牙 疼 犯 了 才 脸 肿 的!


“……”被审神者毫不留情捏脸的一期一振内心开始在思考晚饭时间该用什么理由跟弟弟们解释自己的脸肿,以及今晚审神者大概是真的不想吃晚饭了。

---------------------------------------------------------------------------

不知道会怎么样姑且全用文字打出来!


评论 ( 8 )
热度 ( 7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