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刀剑乱舞/一期一振※乙女向
副剑灵/原创/企划

☆转载本站图文请先和管理员说明^^
新浪日常:
http://weibo.com/lilymnight

饭否常驻:
http://fanfou.com/lilynight

P站存车:
id=1208305
https://pixiv.me/llilynight
(lft车的档基本就在这里备份了,lft被屏蔽之后随机补吧……。)

推上拔草:
https://twitter.com/lilylight2015

pawoo放置:
https://pawoo.net/@llilynight

免得像ask一样又死了姑且留个链接
https://peing.net/lilynight
提问自由,回答时机也是……free!

© 此木语
Powered by LOFTER

[刀剑乱舞]桃李与琼瑶

我爽了,真香!您就是我的许愿机!

空叭:

·某人想看的歌仙兼定和文盲婶的故事


·只用一次的新婶,且很短


·五月内不会死婶了,请放心观看


·没有什么剧情,单纯丢梗而已






——————————






歌仙兼定把内番服的袴微微提高,快步在木质走廊上跺出令人一听就心惊胆颤的“咚咚”声,一张漂亮的脸蛋愁成了苦瓜色,目不斜视径直走过。


 


本丸里的大家每每看到这一幕,都会事不关己绕路而行。


 


——啊,主人一定又临阵脱逃了。


 


众人心照不宣。




……


 


故事要从最初讲起。


 


歌仙兼定,历代兼定中首屈一指二代目之作,名字由来虽说是斩杀了三十六名家臣的缘故,但因为原主作为有名的文雅人士,便也配得上三十六歌仙的名号。


 


所以,歌仙非常期待这一世独具慧眼、第一把初始刀剑就选择自己的主人,会是怎样一个出色的文人雅士。


 


如果能用六歌仙之一的僧正遍昭那句“浩荡天风起,云中路莫开。仙姬留碧落,倩影暂徘徊”来欢迎自己就再好不过了。


 


但是他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自己的主人在樱花落尽后确认具现的刀剑时,这个表面弱不禁风的小姑娘会一巴掌把刀匠拍在原地踉跄打转,还不住地赞美道“牛逼啊老铁666!!”。


 


那一瞬间,歌仙清楚听到了身体中一根弦绷断的脆响。


 


*




审神者,政府正式公职人员。


经历了大大小小无数艰难险阻的考核,百里挑一才获得了这一职位。




......居然连诗都不会读。


这么一来影响的不仅是审神者自己的风评,还有她手下刀剑男士的评价。




阳春白雪、风花雪月惯了的歌仙不能忍。




为了提高自己主人的知识水平,和她的惰性思维为敌,歌仙兼定进行了艰苦卓绝的斗争。


在他的谆谆善诱下,审神者勉强同意在空闲之时读一些他推荐的书目打发时间。


 


最初,主人还会带着点好奇阅读歌仙给她准备的《百人一首》或者《万叶集》这种家喻户晓的情操陶冶类读物。歌仙原以为读完半本应该可以坚持下去,谁知三天不到这个人就光明正大要甩手不干了。


 


不得已,歌仙只能选了更为通俗易懂的作品,还附加专业讲解那种。


 


他的主人把摊开的书盖在脑门上,向着书页直吹吹,对作品嗤之以鼻。


 


“什么叫‘一只青蛙两只腿,咕咚一声跳下水’,这玩意哪好?”


 


“这可是松尾芭蕉著名的‘古潭蛙跃入,止水起清音’。”歌仙恨铁不成钢,“描绘的是亘古的沉寂被倏然打破之后又回归于更深的寂静,是日式空寂之美的集中体现。”


 


“这种水平,我也会写我也会写!”审神者一个鲤鱼打挺坐起来,书本就顺着动作从她胸口滑落下来,被她一把接住。


于是她清了清清嗓子,在歌仙完全不期待的目光中一本正经唱道:“水池有青蛙,一戳一蹦跶……”


 


歌仙没有听完。


 


歌仙一巴掌把审神者手里的书托起来糊回她脸上了。


 


*


 


学写俳句是不可能写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的。


审神者斩钉截铁地说。


 


主要是歌仙兼定醒悟,要切实提高自己主人的文学储备,还得身体力行,才给她提出了这样恳切的建议。


没文化这种东西是很根深蒂固的,要从根源连根拔起、斩草除根。


 


多亏了他的前主不仅是个有名的学问人,还是个更有名的武斗派。


歌仙把指节扳得“噼啪”作响,审神者就乖巧地在他面前正坐下,嘴里求生欲无敌强烈地喊了一句“真香”。



——哦不对,是“我写”。


 


从此,审神者就走上了每天在歌仙的监督下,提笔咏诗的日子。


 


只是很遗憾,尽管在歌仙高强度的辅导和监督下,审神者最高的水平还是类似于“月亮圆又大,高高挂天上”这种写实派作品。


 


有幸一睹为快的刀剑男士们纷纷委婉地表示了理解和对歌仙的同情,有几位比较心直口快比如宗三左文字则更是给出了“五虎退的虎崽写的吗”这种直球。


 


每当这时,一期一振就会站出来谦逊而不失严厉地提醒他,“宗三殿下,这对五虎退不公平”。


 


状况外的山姥切国广使劲扯着自己的兜帽,蹲在墙角朝内憋着声音低沉哀怨地向陪他下蹲种蘑菇的山伏国广确认,“我觉得写得烂是因为自己是仿品的缘故吗......”




只有同为兼定派的和泉守兼定会拿着审神者的作品大大方方夸一句“妙啊”。


毕竟前主土方岁三也是写出了“梅花开一朵,到底还是梅”这种句子的人。


这种时候旁边的堀川国广会露出难得的微妙表情,附和是埋汰前主,不附和是埋汰现主,怎么都不合适。




唯一一个获得了三分之一共鸣的作品是她模仿狂歌师田园坊那首“松岛呀,啊啊松岛呀,松岛呀”写下的——“好饿啊,真的好饿啊,好饿啊”。


歌仙语重心长开导“原句是表达看到松岛美景后无法用语言形容的激动心情,你呢?”后,审神者不思悔改、义正言辞说明“表达迫切希望远征中的烛台切早日归来的难耐心态”。




三分之一的刀剑男士起立鼓掌喝彩。


有理有据,令人信服,感同身受,发自肺腑。




实在看不下去的鹤丸国永给她出了一个点子,第二天审神者自告奋勇告诉歌仙自己绞尽脑汁写了一篇歌咏白鹤的诗篇,肯定可以直击他的心灵。




歌仙举着一张透光的白纸,额角的青筋一个劲颤抖,真切感到了自己的内心的确受到了猛烈撞击。


接着,后续和她产生了如下对话。




你写的鹤呢?


太白了,白到反光,白得和纸张融为一体。




明白了,第三十七人,就决定是鹤丸了。




之后不久,她的压切长谷部敏锐地察觉到,写不好俳句是不是因为这份文雅委婉并不是平日中指挥刀剑男士奔赴战场的审神者所擅长的,于是自告奋勇地冲上了第一线,要让审神者领略另一种风格。


 


后来专心致志跟审神者一字一句念叨“杜鹃若不啼,杀之不足惜”的长谷部就被歌仙单手拧着丢出了门外。


 


不可以,这不风雅。


歌仙风雅的文人秉性和风雅的肱二头肌日复一日逼退着这一群把审神者往歪路上带的乌合之众。


 


*


 


每天都在循环审神者落荒而逃的桥段,和被歌仙堵个正着的剧情。


 


这天下午,歌仙兼定决定趁她逃跑前去提前蹲守,便轻手轻脚推开审神者房间的门。


不知何时她已经趴在桌面上熟睡,所以一点都没有觉察到有人进入。


 


房间地面上都是揉成一团被丢弃的纸,简直叫人没有落脚之处,桌上横七竖八摆着毛笔和没有写过的空白纸张,溅落的墨水珠熏染出好几片显眼污渍。


审神者就把头垫在一叠宣纸上,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在梦乡中安稳徜徉。


 


歌仙微微皱着眉头,在除此之外空无一人的房间中摇摇头。


他叹着气安静走到她的桌前。


 


居然在老师来之前就擅自睡着,太不像话了。


歌仙暗暗想,却也没有惊扰她。


 


他款款坐在桌子另一面,将凌乱的物品挨个整理时,忽然发现她的手指摁着一张好像写有字的纸张。


 


八成是等他来之前,临时抱佛脚完成的“本日俳句作业”吧。


审神者的这点小心思很容易猜到的,毕竟也不是第一次了,歌仙腹诽。


 


他叹着气,小心翼翼把纸从审神者手下抽出来。


 


第一眼,就看到已经无药可救的、狗刨般的字迹。


这让歌仙觉得胃部有点隐隐作痛。


 


没关系,内容精彩的话还是可以补救的。


他自我安慰,鼓起勇气定睛细看。


 


只见纸张的中间,歪歪扭扭写着——


 




「我果然还是,


最喜欢自己近侍,


歌仙兼定啦」


 




最令人欣慰的是,审神者好歹算记住了他的教诲,非常严谨的“五七五”格式俳句。


 


啊——真是的。


选词毫无底蕴、节奏也不押韵,可以挽回加分的引经据典也没有,整体效果怕是连之前那首称赞月亮又大又圆的都比不上。


……让她学会吟诗作对还是太难为人了吧。


 


歌仙苦笑着,迟迟没有把这页纸放回桌上。


 






不过,不过……




歌仙兼定单手托腮,另一只手仍旧捏着她写下诗词,歪着头注视尚在睡梦中的审神者。


 




这句话。


美过他踏遍的所有万水千山,美过他读透的一切诗词歌赋。


 




他忽然用这一页薄薄的宣纸扑面掩住下半张脸,抿紧的唇笑出声来,像一只振翅欲飞的蝴蝶。


 










 


【写在最后的废话】


 


·以上诗句日语原文基本都是“五七五”格式,因翻译不同有中文格式不同。


·为什么不涉及其他格式?问得好,因为其他格式俳句我不懂。


·歌仙兼定的风雅除了体现在俳句外,其实还有金石赏析、书画鉴赏等等。


·为什么不写这些领域?问得好,因为其他领域我完全不懂。




「わがきんじ


かせんかねさだ


だいすきよ」


非常严格的五七五不是?

评论
热度 ( 553 )